主页 > O水生活 >烈屿南山头四营区据点隆重开幕 >

烈屿南山头四营区据点隆重开幕

  在上岐国小大鼓队的热场下,载满离岛乡亲热烈期待的烈屿南山头四营区据点,历经2年斥资新台币1379余万元整修活化后,昨日隆重剪綵开幕,昔日曾驻守南山头的刘御营长及据点指挥官刘文哲排长,也以贵宾身分回到当年96台海危机、两岸关係日趋紧张、肃杀氛围浓烈的卫戍据点,穿过时光隧道,引领大家进入当年情境,并聆听2、30年前这一段往事并不如烟,但却已快被淡忘的历史。

烈屿南山头四营区据点隆重开幕

  位于金门烈屿乡最南端的南山头区域,早期为军方驻守烈屿南端海岸重要据点之一。约兴建于民国60年代。腹地面积约为0.4公顷,与对岸的复兴屿相距约300公尺。地下坑道横向最长约120公尺,纵向最长约70公尺,深度多达3层,坑道动线与结构均为金门少见。早期并负责协助复兴屿之补给任务。左侧桥樑为昔日入口,便桥底部为木条搭建,于战时可依需求随时拆除避免敌军侵袭。

  包括省府秘书长翁明志、县议会议长洪丽萍、县议员洪鸿斌、县府参议许宽、文化局长吕坤和、烈屿乡长洪成发、烈屿乡代会主席洪若珊、副主席洪燕玉及多位地区文史工作者昨均到场见证军事据点的活化和再利用,也为活络战地观光加油打气。

  金管处处长谢伟松表示,南山头据点战略地位重要,据点配置火力乃特别因应当时战略需求,建有地下五七战防砲砲堡2座、地下射口碉堡7座、指挥所1座。民国85年曾经增设40榴弹砲,地面并保留有两处迫砲阵地,其空间设计规划,除修复原本军事空间之外,也协调国军重新安置一座57战防砲于原本的砲堡之中,让军事空间感受更加完整。另结合据点本身坑道的环境特色,首次规划于各坑道碉堡等空间採密室逃脱游戏体验,提供亲子及民众多元趣味的行程。

  县议会议长洪丽萍应邀致词表示,营区活化及碉堡艺术一直是金门很重要的战地资源,烈屿是她的家乡,希望后续能获得中央更多资源的挹注,让这个很好的慢活环境,藉着营区的活化再利用而变得更美好。

  省府秘书长翁明志则代表省主席张景森表达对营区活化的祝福之意,他同时表示,军事遗迹是因应战争需要的产物,国家公园对地方的限制过去久为乡亲所诟病,但他仍不得不肯定国家公园这段期间对于战地史蹟维护的努力,不仅修旧如旧,也保留了当年这些「鬼斧神工」建筑的原汁原味,即便这些遗迹曾是时代的伤痛,更是暗黑历史的一面,但战争早已远去,和平也已到来,透过营区的活化,世人看到的是战争的无情,和平的可贵和生命的无价,也充满教育的意义。

  代表县府出席的参议许宽,除了转达县长陈福海的祝福,他也代表县长感谢两位戍卫前线军官重返战地的用心,尤其在国家公园的努力和全体乡亲的支持下,营区活化愈见精緻与对味,大家怀抱感恩惜福之心,珍惜对土地的开发与利用,而诚如陈县长所说的,「这是金门人该做的」。迎向2018,他更代表陈福海县长祝愿大家一路发,也希望「大家一起走,就能到;大家一起做,必能成;大家一起拚,才能赢。」

  30年前驻守南山头,应邀重返阵地的营长刘御回忆指出,当年有挖不完,一直沉入海沙里的反登陆「轨条砦」,还有走不完的夜行军和做不完的工事,身体受了很多苦痛,但官兵都练就一身好体格,而战地就是战地,虽然有人说过,战争的本质是仁爱、慈祥的,手段却绝对是悲惨的,这方土地曾染红了鲜血,却也留下官兵劳苦功高、可歌可泣难以忘怀的记忆。这趟金门行,他特别要感谢金管处绿、美化做得很好,给他的感受就是讶异!

  1995年11月至1996年7月以义务役预官身分在南山头当据点指挥官的刘文哲,也穿上当年他任排长的陆军「大迷彩」戎装。他表示,这座据点就盖在玄武岩的悬崖上,地势十分险峻、美丽,当年服役日子虽然苦闷,但因据点面对辽阔的大海,让人彷彿置身世外桃源。

  刘文哲还回忆说,1996年台海危机时,两岸局势空前紧张,平常战士挖散兵坑,总是随便铲两下就了事,但在这个当口,却个个挖得深深的,战士们扛着弹药箱跑来跑去,就像战争片的情境一样。他可以保证当时军心稳定,官兵都愿意为保卫自由、乡土和生活制度一战,「打就打,没甚幺好怕的!」

  谢伟松同时表示,烈屿南山头四营区因为坑道系统複杂,各砲堡的位置层层分布,若干段落之坑道较为陡峭,为安全起见,入内体验与参观採预约方式,这也是金门军事营区活化利用的一个新的经营模式,在保存营区原有样貌并兼顾游憩安全的考量下,有意参与活动者须于参观3天前採团体报名,每队参加人数为2-6人,欢迎大家一起来挑战。预约谘询电话:(082)364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