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悦生活 >从音乐祭角度浅谈台湾音乐创作场景 >

从音乐祭角度浅谈台湾音乐创作场景

经过数十年的演进,台湾从早期春吶、海祭、野台开唱等历史文物级音乐节,变成一个一年保守估计有大大小小三百多场音乐祭的热闹岛屿,独立音乐成为当代显学之一,不只有了金音奖表扬音乐创作,连金曲奖的得奖名单也出现越来越多独立乐团的名单。独立音乐与流行音乐的界线正在变得越来越模糊中,这并不是一个特别好或坏的状况,而是现在的状况实际上就是这样,音乐祭的阵容不知从何时开始,不再只有独立音乐,连饶舌、电音、甚至连日本的偶像团体,AV男优、女优、网红什幺有的没的等都纷纷端上檯面。

如果一个音乐祭是一家餐厅,现在的菜单比起过去可以说是玲瑯满目,活力充沛,笔者回想起10年还是个乐手时,非常讨厌除了摇滚乐以外的曲风,尤其是主流音乐,五月天之类的乐团更是在圈内人人喊骂,但是时代的变化真的很快,或许是人越来越少了,也或许是歌越来越少了,现在还整天只讨论从独立乐团手中创作出来的音乐而拒其他音乐于千里之外的想法,总显得有点老派、古板,而几年前还在玩团时,其实我就曾经是这样的人。

这几年有一种批评的声音是这样的,音乐祭的阵容总是大同小异,为此个人抱持不同看法,所谓伟大的作品总是从模仿开始的,但是学久了总是会累、会腻、会厌倦,会想要走出自己的路线,当然音乐祭的策展作为一种创作也是如此,一开始办音乐祭的团队总会去参考比较具规模、指标性的各大音乐节都请些什幺团,尤其是学生团队更容易出现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会想请的乐团就是那个年龄层最爱听的乐团。当然音乐祭之间也会参考同业都请些什幺团,因为音乐祭毕竟是一种商业行为,就算是免费的音乐祭也会需要跟出资者们(俗称乾爹)交代,久而久之就会显得每个音乐祭的阵容长得好像都差不多,而走不出自己的特色。

但音乐界老手或经验丰富的策展团队思维就不同了,我们可以看到巨兽、春吶这类充满野性的音乐节阵容虽然偏门、并且以新团为Line Up的主轴,却不会因此流于无趣、没有特色,依然养成了一群死忠的支持者,甚至是一群心甘情愿自掏腰包出来办,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幕后工作人员们,如此特色反而使得北端的巨兽、南端的春吶在这个强调票房及声量的世代独树一格,历久不衰,奇蹟似地存活下来,也可以看到超犀利趴偏主流但重视indie,想扶植indie的精神,风和日丽连连看很文青,女巫很殿堂,大港很海派本土气味、灭火器的火球跟无限自由很庞克精神、山海屯很金属、Wake Up潮潮锵锵的,而简单生活节则是超越了音乐节定位的生活型态节、爱爱很角头。

从音乐祭角度浅谈台湾音乐创作场景

随着长时间的磨合,许多音乐节都慢慢找到自己定位了,可以想见未来的台湾将会像日本一样在不同的假日有越来越多不同的音乐节,甚至在一两个月内的极短间距内就可以有两三场完售的音乐节,并且各自拥有能够让其屹立存在的成长模式,也养成了各自的独特群众,乐团也开始纷纷举办自己的音乐节去推展自己的品牌跟理念,会常常看到阵容很相近的绝大多数是刚开始办音乐节的团队,我认为应该要给这些团队时间,慢慢磨他们的团队文化、他们的独到品味,这些东西是需要经验跟岁月磨练的,以及一些任性的非理性坚持。其实,这些非理性的坚持或选团决策,或许才是决定一个音乐祭是否具有强烈性格的关键呢。

有时候,常常在脸书上看到许多乐团会抱怨:「为什幺报名某几个音乐祭好几次了怎幺还是选不上?」诚实地说,这跟音乐祭团队的品味有关係,并不是乐团本身不优秀,音乐祭舞台再多总是僧多粥少,台湾保守估计会去报名音乐祭演出的都还超过300团,怎幺可能容得下所有的乐团一起在一个音乐祭演出?所以选团的时候,其实各大音乐节的团队也是在面临这个巨大的难题,这中间影响的因素有很多,比方说世俗一点的层面,不外乎乐团的知名度、票房、社会影响力、媒体版面,背后公司拥有的资源...等等,不世俗一点的角度来看,就是每个团队喜欢的东西都各有不同,总是会有一些团体是私心作祟下的决策,其实真正能造就音乐祭强烈性格的,也许就是那些非理性选择呢。

而在表演时段有限的状况下,只能够从最喜欢的演出候选名单开始一层层筛选,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台湾够撑起头牌或票房重责大任的乐团们真的太少了,而且随着老团陆续解散后越来越少,所以才会看来看去都是那些团或者演出团体,这点是连许多不算大团的乐手们自己都有感的,我们有好的餐厅、有足够的客人,但是厨师不够多,没有办法製造更丰富,更多元的菜色让观众大饱耳福,期待未来有更多不同乐风的音乐可以加入音乐祭的演出阵容,充实并打破现有的规则,让我们的音乐祭环境能够更加跳出目前的格局与视野。

时至今日,现在办音乐祭跟十几、二十年前会遇到的问题跟以前还是差不多,不外乎就是噪音问题,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既然是音乐节那就是非吵到人不可得,对此,久而久之台湾各大音乐祭团队也慢慢演化出一套SOP,从早期的只懂道歉,现在开始与公部门配合、调整喇叭角度、选择比较不会吵到人的场地等各种方式去避免因为噪音问题被民众抗议的状况发生,虽然过程中总免不了诸多摩擦,但毕竟音乐祭的展演是真的会影响到週遭邻居的,还是尽可能跟住户协调,相关单位协调好为上策,拿点贵宾票,塞点周边商品的手段更是和平的解决方式之一,反正住户跟主办方皆大欢喜即可,不是吗?相信要不是我们喜欢音乐,应该也不愿意住在会被打扰的地方吧。

从音乐祭角度浅谈台湾音乐创作场景

近来政府推行新南向政策,个人认为这是非常明智的选择,因为东南亚正在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好比像是泰国,不要说我们现在要开始努力新南向,泰国音乐也早就已经先掳获大批台湾乐迷了,像是多次来台的Retrospect、EBOLA、还有最近爆红的新秀GYM AND SWIM,但是我们的手脚跟观念真的太慢,就个人观察东南亚的音乐市场,韩国已经打进去很久了,而且他们没有刻意去学东南亚的语言就可以用音乐的本质打进去东南亚的市场,我们要去思考的是,如果语言不通,我们如何做出高质量足以打进国际市场的作品?这中间一定有一些经验跟技术是时间砥砺出来的,因此,台湾如何製作出吸引其他国家的人愿意消费的产品才是重点。

消费音乐、消费观光等跟休闲娱乐有关的都是相同的道理,如果政府想分食这块大饼,我们如何辅导创作者做出够质量的产品,如何把它卖到国外,建立有效的沟通、交易平台,协助创作者在别的国家行销,促进台湾音乐跟东南亚诸国的交流往来,将是未来的努力方向。当然,这会需要非常多时间,不过绝对值得资源的投入与长时间的耕耘,因为机会是看得见的。

再来是观念和语言能力问题,东南亚许多国家的音乐从业人普遍英文不错,尤其是经理人的相关角色,但是台湾有许多从业人员连英文都不太会讲,怎幺去跟人家做交流、生意呢?俗话说:「见面三分情」没有办法跟人聊天交朋友,如何说服对方让利?

除了产品本身质量需要足够外,我们可以看到能够顺利打进东南亚市场的乐团落日飞车,或者能打进台湾的GYM AND SWIM,他们歌词使用的语言也多半是英文,足够的音乐质量,加上共通的语言,将是台湾与东南亚其他国家,甚至世界上其他国家乐迷产生共鸣的关键,并不是说写英文歌词就一定会比较容易中奖,而是这在对国际上推广有一定程度的帮助,所谓新南向包含了菲律宾、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澳洲....等东南亚乃至大洋洲之南半球国家,推动新南向对于产业整体肯定是有相当大的帮助的,其实卖任何产品在内需不足状况下,本来就不该只把市场放在自己的国家,更何况是本来就不是为市场而量身打造的独立音乐呢?

未来的我们必须想得更大,我们的音乐不再只是做给台湾人听的,还是要做给外国人听的,我们的音乐祭、演唱会,不只是做给台湾人看的,而是做给外国人也愿意花钱买机票来台湾朝圣支持的,这一定做得到,而且会越来越好,因为现在就已经做到了,未来一定有能力且可以开发更大的市场,剩下的除了视野外,是努力以及时间。

延伸阅读朝圣音乐祭的不归路:专访街声总监小树商业就是逊,非主流才酷?资深音乐人谈台湾独立乐团潮流:观众「没受到邀请」都没用